在父亲曾生身边的日子

楼主
在父亲曾生身边的日子
    今年66岁的曾世平先生是曾生同志的长子。曾世平先生1959年至1964年就读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,1965年分配在驻大连的海军部门工作了25年,1990年退休回到深圳居住。

    2003年10月30日,记者在罗湖区某小区见到了曾世平先生。曾世平家中的客厅的墙中间端挂着曾生同志1974年平反后和夫人、女儿、女婿、儿子、媳妇、孙子一家21人的大合影。

    据曾世平讲,由于曾生同志前半生戎马倥偬,后半生为新中国辛勤耕耘,跟子女相聚的时间很少。在父亲身边的日子很少我在父亲身边的日子非常少。虽然不常见面,但是彼此之间很熟悉,感情很好。父亲给我的印象廉正、严格、严肃;对子女要求很严,我们不能随便坐他的车;生活朴素,吃穿不讲究,汗衫破了就补着穿;平易近人,对老部下很关心;信仰很坚定。

    我1937年在香港出生,父亲那时候是香港海员工会书记。大人在进行地下工作时,常抱着我作掩护(转移耳目)。那时我太小,对此一点印象都没有,是长大后听母亲讲的。(曾世平出生后不久,父亲曾生就回坪山组织抗日游击队,有时回到香港。)

    大概三四岁的时候,我被带回到坪山石灰陂和奶奶一起生活。那时国民党特务、民团等到处都在寻找曾生的家属,查到了就要被抓起来或被杀害。有一次,国民党特务已经摸清了我、我妹妹和我奶奶的所在,地下党游击队在敌人即将动手的前一天将我们安全转移了。后来,我又被带到龙岗沙梨园村和外婆一起生活;再后来又被转移到了镇隆(今属惠州市惠阳区,和深圳坪山交界),住在一位游击队员的家里。这些都是在我五至八岁之间的事,我有印象。父亲那时候在外打游击,很少回家。

    1946年7月,东江纵队主力北撤山东烟台。我和妹妹跟随父母亲到了山东,弟弟和奶奶留下来,坪山是不能住了,就到了香港。到了山东后,先是在淄博地区住了半年。(1947年8月)两广纵队成立后,我父亲和部分原东纵领导坐着从国民党部队缴获的美国制造的“十轮”卡车到延安向中央汇报工作时,也带着我。我记得是1947年秋天,快要穿毛衣毛裤的时候。我母亲因为即将临产,就和我妹妹留在淄博———那时叫渤海军区。当时“十轮”大卡车上带着几大桶油,一路走一路加油。第一段路,我们遇上了朱德;第二段路,遇上了聂荣臻,聂荣臻看到我没衣服穿,就叫人给我做了一身棉衣;第三段路,在河北西柏坡的一个村庄,廖承志收留了我,父亲和战友们继续前行。廖承志当时是新华社社长,他曾经当过八路军驻香港办事处主任,和我父亲关系很好。1948年秋,中央直属机关育英学校在西柏坡的夏冬玉村成立,我就到那里读书。当时我和中央直属机关的一帮小孩都是骑着大马去上学,我同班的同学还有李纳,以及王震和罗荣桓的孩子。

    1949年1月年北京和平解放后,我随育英小学搬到了北京郊区。父亲到北京见了我一面后,又去打淮海战役了。打完淮海战役便南下解放广东,一直到1950年放暑假,我才到中山石岐和父亲再见了一面。过完暑假,我又回北京继续上学,当时是住校,学校实行供给制,还有专门的老师负责我们的生活。1953年,我小学毕业后就进入了广州广雅中学。我回到广州上中学是因为我奶奶在广州,而我父亲1952年进入南京军事学院学习四年。这样,我跟父亲隔得很远,很少见。

    我1959年进入哈军工学习,每年回广东一次和父亲见面。1965年毕业后分配工作,紧接着又是“文化大革命”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父亲受迫害,被关起来长达八年之久。一直到1974年,父亲被无罪释放后,我们才得以和父亲相见。父亲平反后,在交通部工作。我在大连,他在北京,趁着出差的机会,每年断断续续见面。

    1989年,父亲正式在广州离休。我1990年退休回到深圳,平均一个月和父亲见面一次,一直到1995年,父亲去世。

曾生子女散居海内外

    据曾世平先生讲,曾生同志生有四女三男。曾世平是长子,七个兄弟姐妹中除了二妹外都当过兵。大妹因病去世了。其余六人除了两位弟弟外都退休了,现散居广州、深圳、北京、美国等地。1997年,母亲去世后,一家人有时清明节大家会聚在一起给父母扫扫墓,平时就很难凑齐了。

    曾世平先生退休后,曾协助龙华大浪工业区做了一些筹备工作;1997年至2000年用了三年时间协助有关部门筹建了在坪山的东江纵队纪念馆。曾世平先生说,他现在的生活就是每天看报、看电视、健身,每年还会回大连会会老朋友。曾世平热心于社会活动,作为知名校友,给北京育英学校写写纪念文章,应邀参加广雅中学和哈军工的校庆。采访正在进行时,曾世平接到电话邀请他下个月到惠州参加东江纵队纪念馆开馆典礼。曾世平是曾生的长子,家中的客厅端挂着1974年曾生平反后全家人的合影。(摘晶报 本报记者覃忠武/文温文锋/ )
1楼
[QUOTE][b]下面引用由[u]曾繁耘[/u]发表的内容:[/b]

    今年66岁的曾世平先生是曾生同志的长子。曾世平先生1959年至1964年就读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,1965年分配在驻大连的海军部门工作了25年,1990年退休回到深圳居住。

    20...[/QUOTE]

请问繁耘认识石湾退休干部曾庆杨吗?他也是工商局的(石湾),差一点与我同名.另外,南海官窑邱世锋是我好朋友,认识吗?
2楼
[QUOTE][b]下面引用由[u]庆扬[/u]发表的内容:[/b]


请问繁耘认识石湾退休干部曾庆杨吗?他也是工商局的(石湾),差一点与我同名.另外,南海官窑邱世锋是我好朋友,认识吗?[/QUOTE]

[COLOR=green][SIZE=3]庆扬叔,这些政府机关的人物,我怎么会认识啊,一个开小杂货店的,惹都惹不起他们,难道还躲不起嘛?[/SIZE][/COLOR]

电脑版 Page created in 0.0156 seconds width 3 queries.